当前位置:首页 > 专区 > 今日推荐 > 2019

“摩门教基要派”被控用求助热线掩盖性虐举报

发布日期:2019年05月13日   文章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作者:九月(编译)
[打印本页]【字体大小:

  核心提示:2019年5月3日美国VICE新闻网报道称,“摩门教基要派”通过让受害者拨打热线电话举报,实则将热线电话转接到教会内部合作律所,让律师出面保护施虐者,压制受害者诉求。

  海伦并非生来就是摩门教徒,但她在17岁时就加入了摩门教基要派(即原教旨主义耶稣基督末世圣徒教会,简称FLDS),教会欣然接纳了她。海伦的儿子亚历克斯出生时患有心脏缺陷和发育障碍,摩门教会为她儿子支付了手术和治疗的费用。18个月后,在她的二儿子扎卡里出生时,也是西佛吉尼亚州(美国东部州)马丁斯堡的摩门教会成员帮她找到了保姆。此后,每当海伦和她的丈夫在生活上需要指点和帮助时,他们便会求助于摩门教会。

  摩门教基要派的主教们都是外行人,不是专业的神职人员。海伦的主教唐纳德·菲舍尔在退休前是一家公用事业公司的全职线路工人,后来担任摩门教会的一名主教,并在他众多的教徒生活中扮演了一个无所不包的角色。

  主教要监督他的教徒们的精神必威体育官方网站状况,指导他们如何按照摩门教会的教义行事,还负责监督教徒交纳“什一税”,即把个人收入的10%捐给教会,同时,他也兼顾他们的日常需求,提供婚姻咨询,安排经济援助,为失业者找工作,辅导青少年,以及担任一些其他角色。海伦说,主教是“你做任何事情的首选,你有问题,你有顾虑,包括财务上的顾虑,主教的大门总是向你敞开,你可以去征求他们的意见。”

  2008年,在海伦和丈夫遭受到作为父母最可怕的噩梦后,就是第一时间向菲舍尔主教求助的。那是在一个冬天的早晨,海伦和她的孩子们在等校车,4岁的扎卡里突然哭了起来,他说他不想再让迈克尔·詹森照顾他了。詹森是个16岁的男生,来自当地一个受人尊敬的摩门教会家庭,扎卡里说,詹森“很坏”。但海伦很喜欢这个十几岁的孩子,不明白为什么儿子会这么说,她让扎卡里解释原因,“妈妈,他让我吸他的私处”扎卡里说。

  十年之后,海伦回忆称,她和另外其他五个家庭都对当地摩门教基要派的领袖提出过教会成员存在涉及性虐待的行为,其中包括她的主教菲舍尔。当时,海伦和她的丈夫马上会见了菲舍尔主教,告诉他自己的儿子被迈克尔强迫把他的私处放进嘴里,菲舍尔告诉海伦他会调查此事,会去找迈克尔谈谈。但是后来,菲舍尔在他的证词中坚称不知道发生了虐待行为,海伦从未和他说过,她的丈夫也从未告诉他有关性虐待的事情,只是说他们的儿子害怕迈克尔·詹森,并把他描述为“伤害我的人”。

  菲舍尔说去找詹森询问此事的时候,詹森表示这个4岁的孩子撞见了他在上网看色情片,并且对看到的画面感到很不安。在摩门教基要派里的教徒们相信,主教都有上天赋予的明辨是非的能力,来辨别他人说的是否真实可信,菲舍尔在法庭上说,他与詹森见面后做了祈祷,得到了神灵的指引,确定这名少年说的话是可信的。

  包括西弗吉尼亚州在内的许多州,当主教被告知教会成员可能存在虐待儿童的情况时,他们必须要向政府当局举报,但由于菲舍尔执意认为不存在虐待行为,因此他理所当然地没有上报,而海伦和她的丈夫只能接受了他的决定,毕竟,摩门教会是他们的供养者和保护者。

  教会的帮凶

  摩门教基要派称教会在20年前建立起的虐待行为报告系统是一项革新之举,应该成为其他宗教和团体的榜样。

  摩门教会在其网站上声明:“教会对虐待行为零容忍。”“我们不知道有哪个组织在制止和防止虐待行为方面做得比我们教会更多。”该体系的核心就是一个24小时的热线电话,美国14000个教会的主教和教会的其他领袖在接到有虐待行为发生的消息时,会被敦促拨打这个电话。但实际上,海伦儿子的这起案件向我们揭示了摩门教基要派的虐待行为报告系统是如何运作的,以及它实际上维护了哪些人的利益。

  摩门教会领袖长期以来一直坚称,该热线的唯一目的是让主教们遵守当地的虐待举报法律,一旦有虐待行为发生,可以拨打热线进行举报。但法庭证词以及VICE新闻网查阅的其他文件显示,该热线的真正阴谋是为了保护摩门教会免受可能对其提起的诉讼,以免陷入财政危机。教会还利用保密机制来掩盖其报告系统的公开性,他们从未透露过其热线每年接到的与虐待有关的电话数量,也没有透露其中有多大比例的电话转给了儿童保护机构。当VICE新闻网问及这方面的信息时,摩门教会的发言人埃里克·霍金斯说称教会不会公开有关热线的信息,他拒绝透露原因。

  摩门教基要派教会缺乏透明度,这点与其他宗教团体和机构采取的行动形成鲜明对比。自本世纪初天主教会卷入恋童癖主教丑闻以来,与之有关的隶属组织每年都会公布天主教会向政府当局提交的与虐待有关的报告数量。但摩门教会拒绝透露求助热线的相关数据,这是一个将教会利益置于虐待受害者利益之上的最明显的表现了。

  摩门教基要派教会的求助热线电话不会立即转给政府有关部门,这可以方便教会采取行动,他们将这些电话转入一家与摩门教会有密切业务往来的律师事务所。事实证明,1995年为摩门教会创建虐待行为报告系统的律所与现在在与虐待有关的诉讼中为其辩护的律所是同一家。从结构上看,这家名为科顿·麦康基的律师事务所独立于摩门教会,但几十年来,该律所一直为摩门教会提供法律层面的强大支撑,在各类诉讼案件中成为保护教会的利剑和盾牌。

  该律所本身就是由教会成员创建的,离盐湖城高耸的摩门教基要派教会会堂只有几个街区的距离,而摩门教会则是科顿·麦康基律所最大的客户,除了性虐待案件,它还为教会处理商业和其他类型的纠纷。而且,摩门教会一直禁止女性担任主教。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在盐湖城摩门教会办公机构的近100名合伙人中,只有4名女性。

  科顿·麦康基律所和摩门教会拒绝了针对此事的采访请求,也没有回应律所在热线求助体系中所扮演的角色。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该律所的一名发言人表示,律所坚持贯彻“符合律师事务所惯例的标准”,并始终坚持“遵守相关法律”。法律专家表示,该律所的律师不先行将获知的虐童事件上报政府当局,一直掩盖此类事件的求助电话,对虐待事件受害者没有任何好处,天主教教会自2002年以来就被要求要在与教会律师联系之前,先要向警方报案。“客观来看,你可能会觉得摩门教基要派的做法是在设法不报告(事件)”,美国联邦调查局前高级官员凯瑟琳?麦克切斯尼表示。

  有关摩门教基要派虐待行为报告系统的相关细节以及科顿·麦康基律所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都在海伦儿子被性侵的诉讼中逐渐清晰。VICE新闻网了解到,如果摩门教会在2018年3月的庭审期间没有就这起诉讼达成和解的话,那么有关该律所的其他爆料可能也会就此被曝光。

  诉讼案件的原告律师蒂莫西·科斯诺夫说,科顿麦康基律所的律师约瑟夫·奥斯蒙德在审前作证时承认,公司利用从热线电话收集的信息来识别对摩门教会构成高风险的案件,他也不理解为什么摩门教基要派不像天主教会那样让主教们直接联系警方,而是要拨打热线电话求助。科斯诺夫说,案件中另一份机密证词显示,求助电话首先是在盐湖城一家摩门教徒赞助机构的办公室内被接听的,通常,该机构的工作人员为摩门教徒提供心理咨询等服务,有消息称,他们被要求在接到热线后把电话转到科顿?麦康基律所。科顿?麦康基律所的官员拒绝就这些指控发表评论。

  法律专家表示,将与虐待有关的电话转给该律所的律师,可以让摩门教基要派教会将此类电话归为“律师-当事人”通讯,从而掩盖这些针对教会的诉讼。原告律师科斯诺夫说,教会保密措施极端严格,以至于提供长途电话服务的工作人员在拨打热线电话时要做记录,每天下班时都要把记录撕碎。“这是一个为教会服务的热线电话,不是为孩子们或其他任何人服务的。接听这些电话给了该律所一个机会,让他们能够迅速派出律师跟受害者交涉,尽可能让他们闭嘴。”

  此外,VICE新闻网获得的一份律所文件显示,该律所还为摩门教会的官员就是否应该把性虐待或不当行为事件通知政府当局提供咨询意见,这份2012年的名为“特别调查和项目”的文件是一份电子表格,列出了几起涉及当时教会成员的性虐待案件,文件中提到的大多数案件发生在美国境外,涉及到好几位资历不浅的摩门教徒,也就是所谓的“长老”。

  但其中一起案件涉及一名德克萨斯州的男子,他至少有18岁,是摩门教会里能成为传教士的最小年龄。2012年,他在亚利桑那州执行任务时,向教会官员坦白,在离开德克萨斯州的家之前曾和一名15岁的女孩交换过露骨照片,到了亚利桑那州后,他还亲吻并触摸了这位女孩。律所文件显示,虽然根据德州法律,教会负责人有“义务”在他回德州后向德州当局举报他的行为,但这样做可能会导致对他的重罪指控,他的行为在德州显然是非法的,如此一来这位男子就回不了家了。VICE新闻网向摩门教会发言人埃里克·霍金斯和科顿·麦康基律所的兰迪·奥斯汀展示了这份文件的副本,两人都未回答有关此事的问题,包括教会是否向当局举报了这名男子。

  全国儿童联盟的执行董事特蕾莎·惠扎尔表示:这份文件令人不安,摩门教基要派等组织在法律和道德双重层面上都应该承担举报虐待儿童行为的责任,这意味着教会负责人个人和整个教会是否诚实。

  教会有报警的义务

  巧合的是,在海伦儿子被性侵的那起案件中,被指控性虐儿童的摩门教基要派成员迈克尔·詹森四年之后,也就是2012年的时候,也在亚利桑那州做传教士。随后,更多涉及詹森的性虐待指控在马丁斯堡浮出水面。

  2007年末,马丁斯堡两个摩门教会的会员斯普林未能给当时只有3岁和4岁的两个儿子找到保姆,所以她雇用詹森照顾她的孩子几个小时。但当她回来的时候,她的家里一片混乱,厨房和浴室里都有番茄酱的污渍。那是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雇用詹森,但五年后,也就是2012年,她的儿子们突然透露,当詹森照看他们时,他在自己的私处涂了番茄酱,并强迫他们对他进行口交。

 

  斯普林雇用了詹森照看她3岁和4岁的儿子,后来两个儿子都遭到詹森侵害。

  斯普林说:“我听后崩溃了,简直五雷轰顶。”她第一反应和海伦一样,“我试着与主教取得联系,我真的这么做了,但我感谢上帝,我找他的时候他正好不在。”于是她打电话给西弗吉尼亚州警方,她说:“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件事,它不是一种过失,而是一种犯罪,所以……我必须报警。”

  当地警方立即展开调查,在他们的要求下,教会负责人同意将正在亚利桑那州执行任务的詹森带回西弗吉尼亚州接受警方审讯,但法庭证词显示,当詹森回来时,摩门教基要派负责人并没有告知警方,科顿·麦康基律所的律师也未通知警方詹森回来了。

  因此,一些不知道詹森被指控性虐儿童的家庭还在2013年年中他被捕之前的几个月里允许他呆在自己家里。詹森被判性侵斯普林的孩子,目前正在西弗吉尼亚州监狱服刑,刑期为35至75年,宣判时,法官将他列为“暴力性侵犯者”。另有一户家庭补充,他们后来得知,詹森从亚利桑那州回来后住在他们家里,对他们当时10岁和6岁的两个儿子实施了性虐待。但是在2018年的和解诉讼中,摩门教基要派却矢口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和解金额也未透露,辩护律师还狡辩称教会在试图帮助那些受影响的家庭。

  摩门教基要派拒绝就此事接受采访,但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当得知迈克尔·詹森存在虐待行为后,教会采取了一些行动,鼓励受害者对虐待案件进行举报,并在可能的情况下提供咨询师帮助受害者。然而,摩门教会主教菲舍尔和虐童案件被告人詹森一次都没有接听我们的电话。

  海伦和斯普林表示,她们没有因为挺身而出为教会成员虐童事件发声而受到教友的拥护,反而遭到了排斥,她们以前的一些朋友坚持认为迈克尔·詹森的父母是虔诚的摩门教徒,他们绝不会养出一个猥亵儿童的儿子。还有一些教徒告诉海伦和斯普林,作为摩门教徒,她们有义务原谅他的行为。这两位女性的信仰和家庭发生了破裂,海伦和斯普林现在与丈夫分居,孩子正在接受创伤治疗。“这对我们来说是毁灭性的,”斯普林说。“我们被教会推到一边,施虐者却得到了教会的保护。”

  前联邦调查局官员麦克切斯尼和儿童虐待问题专家惠扎尔都表示,摩门教基要派教会缺乏透明度,而且使用辩护律师来审查虐待报告,实际上暗中保护了施虐者,导致性侵儿童的悲剧可能还会再次上演。惠扎尔表示:“你可以寻求一些关于如何处理性虐待的指导,但你也完全可以直接报警。”

(责任编辑:辛木)

反邪教网群

合作媒体

关于我们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01086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8087号